Case 企業房產
案例名稱: 動遷房買賣糾紛
說明: 案情介紹2013年12月15日,趙某、王某通過上海某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的居間服務,簽訂了《房地產買賣協議》,雙方約定:王某以總價款1148000元購買涉訴房屋,2013年12月1日前王某支付購房定金48000元整;12月15日前支付購房款1000000元;剩余房款100000元在過戶完畢當日支付。同時合同第十九條載明:為保證本協議得以順利履行,甲乙雙方簽訂借款合同,甲方向乙方以借款的形式收取房款人民幣1048000元。于是同日二人簽訂了一份借款合同,合同約定趙某向張良借款1048000元,借款利息為銀行同期利息的四倍,借款期限從2013年12月15日起至2015年12月5日止。并約定趙某若到期借款連本帶利未還清,趙某則把其名下位于上海市嘉定區某路A房屋的房屋(以下簡稱“涉訴房屋”)轉讓給王某。之后,王某依約支付了定金50000元和第一筆房款1000000元,趙某出具了《定金收據》和《收款收據》予以確認。因涉訴房屋屬于動遷安置房,三年內不得轉讓、抵押,但是到了《房屋買賣合同》約定過戶時機成就時,王某才發現趙某在這期間到處借高利貸,現在為躲避債務,人已經無影無蹤了。期間不斷有討債人到涉訴房屋催債騷擾,并有損壞房屋的行為。王某被逼無奈,于2015年7月10日一紙訴狀起訴到嘉定區人民法院,要求趙某繼續履行合同,協助辦理涉訴房屋的過戶登記手續。在法庭上,趙某辯稱他與王某是借款關系,當初王某提出借款要求是要簽訂房屋買賣合同并住到涉訴房屋才答應借款,所以自己簽訂了買賣合同并讓他住到房屋里去了。法律解讀由案情可以看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雙方當事人之間是房屋買賣合同關系還是借款合同關系。一、雙方當事人之間存在真實的房屋買賣合同關系,不存在任何法定無效情節,應屬合法有效。王某在上海某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提供居間服務下,于2013年12月1日向趙某支付購房定金5萬元,趙某出具《定金收據》予以確認。...
說明: 導讀:  外孫突獻殷勤,搬至老人家陪伴老人,先是變賣家具,后在老人不知情的情況下,辦理了房產過戶手續,引發家庭糾紛。案情介紹:年近八旬的老人李某(文中人物均使用化名),家中兒女早就已經成家立業。老人獨居在上海市A房屋。由于女兒平日工作繁忙,小女兒的兒子劉某從兩歲起就由老人幫忙照顧,直到外孫上中學,因此老人對這個外孫疼愛有加。如今劉某已經考上大學,現在就讀于吉林省某學院一年級,因此他平日就很少在家,寒暑假回家后更多的是陪伴父母和約見同學,卻很少回去看望從小照顧自己的外祖母。2007年的這個寒假,劉某卻一反常態,在放假后的一天,拿著行李來到外祖母家,說是要在外祖母這兒住上一段時間。外祖母在感到欣喜之余又擔心說這房子是大女兒的,需要征得大女兒的同意,而劉某卻不以為然地說房子是可以辦手續的,老人顯然沒有聽出外孫的弦外之音。外孫搬進來后,又是裝修,又是賣家具,其中前后將家里的家具大廚和五斗櫥搬出去賣掉。李某欲加阻止卻不能,外孫只是不理會,繼續我行我素。2007年12月18日,老人在家休息的時候,被外孫帶到了一個地方,糊里糊涂摁了幾個手印,老人根本不知摁了手印的這些文件是作何所用。外孫的反常舉動終于引起老人的懷疑。老人將摁手印的事情告訴了大女兒,大女兒心想不妙,立即到閘北區房產交易中心咨詢,房產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們:“老太太,你的房子前幾天不是已經賣了嗎?買主叫作劉某,這是你摁的手印呀?!崩先艘宦?,當場就蒙了,口里念到:“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我的房子沒有了!”想到平日自己如此疼愛的外孫居然做出這種傷害自己的事情,老人真是十分心寒,不禁老淚縱橫。在大女兒及女婿的陪同下,老人找到小女兒及女婿商量無果之后,只能求助于律師,訴諸于法律。2008年1月的一天,老人在大女婿的陪同下來到陳明律師事務所,講述了事情的始末。同年1月11日,陳明律師正式接受老人大女婿楊偉明的委托,為...
說明: 導讀:日常生活中,你有沒有碰見過自己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簽”了一份合同?有沒有因為這份與自己毫不相干的合同被坑了一大筆錢財或者自己的合法利益受到了極大的損失?本篇文章就來告訴你如何在“被簽”合同的情況下,依法維護自己的權益。案情介紹:賈二系賈大、謝某的兒子,訴爭房屋系公有住房,賈二,賈大、謝某及賈二女兒賈三四人的戶口均在訴爭房屋且賈二四人長期居住在內。2003年8月23日,賈大在賈二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偽造賈二簽名的手段,出具了一份《職工家庭購買公有住房協議書》,并憑借該《協議書》欺騙不知事實真相的上海市某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并與其簽訂了一份《公有住房出售合同》。該合同確定的產權人僅有賈大一人。2013年7月14日,賈大又將謝某列為了訴爭房產的共有人,并辦理了配偶間產權變更登記。對此,賈二均不知悉,直至2014年1月,賈大、謝某以排除妨害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賈二搬離訴爭房屋時,賈二才得知訴爭房屋已由賈大購得?,F賈二因賈大偽造其簽名,與不知情的上海市某區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簽訂《職工家庭購買公有住房協議書》,從而騙取本應由賈二所有的房屋產權份額的行為,嚴重侵害了賈二的合法權益,給賈二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為此,賈二訴至法院,維護自己的權利。法律解讀:本案中賈大、謝某以排除妨害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賈二搬離訴爭房屋,那么我們先來了解一下什么是妨害排除?它的構成要件是什么?根據《物權法》35條規定,“妨害物權或者可能妨害物權的,權利人可以請求排除妨害”。其構成要件主要有以下幾點:1、存在妨礙他人民事權益的狀態。排除妨礙的主要構成要件是存在妨礙他人行使民事權利或者享有民事權益的狀態。2、妨礙狀態具有不正當性:妨礙狀態具有不正當性是指沒有法律根據,沒有合同約定,缺乏合理性。本案中,賈二與賈大、謝某及其女兒長期居住在訴爭房屋內,并不存在妨礙賈大、謝某行使民事權利,享有民事...
說明: 導言:每個人都要有步入衰老的一天,而中國人更是秉信落葉歸根這一傳統觀念。那么假如有一天,你從奮斗多年的崗位上退休,準備回老家的房屋安享晚年,卻發現老屋被你的親人以你本人的名義賣掉了,那么這個房屋買賣合同是否有效呢?案情介紹:張某與妻子黃某婚后在A村依法取得宅基地。此后,張某于1985年因經營所需到B地經營謀生,以上房產一直空閑,期間張某從其岳父母處得知該空閑房產已出租于李某使用。2010年張某返鄉養老,要求李某搬離該處房產。1994年張某的岳父以張某的名義與李某簽訂《房屋買賣契約》,上蓋有張某的印章,并經所在村委同意。李某遂主張該一房產地已轉讓為其所有。黃某雖知自己父親將房產轉讓給李某這一事實卻一直未向張某說明。張某于其父親2009年病逝送喪時才知房屋已賣掉。張某遂以從未簽署或委托他人簽署該《契約》為由否定其真實性,認為自己1990年從A村離開后至岳父死后出葬期間從未回過A村,且買賣契約上張某的印章與本人所持印章不一致,且房屋買賣契約簽訂時李某尚有宅基地,不能買賣他人的宅基地。雙方各執己見,協商未果,遂訴至法院。張某要求李某立即排除妨礙,遷出系爭房屋;在庭審中,張某增加訴訟請求,要求確認張某岳父與李某簽訂的《房屋買賣契約》無效。法律解讀:本案爭議的焦點系張某與李某的房屋買賣合同是否有效。張某稱妻子一直未對自己講起房屋買賣一事,直至事發時方才知道。但即使由張某岳父簽訂涉案協議,作為張某的岳父,持有張某的印章,并以張某的名義與李某簽訂協議,張某岳父雖未向李某出示委托手續,但其與張某的特殊身份關系,按照一般人的社會經驗,足以使作為交易相對人的李某作出張某岳父具有代理權的判斷。此外,協議簽訂的過程中,雙方邀請了張某、李某所在地村民委員會書記作為見證人,在協議上蓋雙方村民委員會的公章,上述事實足以證明李某已盡合理注意義務。涉案協議的簽訂及履行過程中,李某已盡合理注意義務,有理由相信張...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陳明律師事務所
犀牛云提供云計算服務
X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展開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_手机看片AⅤ永久免费_手机在线看永久AV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