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婚姻房產

婚前房產,婚后妻子能否主張權利

日期: 2016-10-09
瀏覽次數: 235

導讀:

丈夫婚前房產,離婚后,妻子作為房屋使用人能否得到拆遷補償?

案情介紹:

張某和李某為夫妻,兩人于1983年登記結婚,1984年育有一女。一家三口一直居住在位于上海市某區某街90號的系爭房屋A內,三人戶口也一直在此房屋。房屋A為私房,是李某在結婚之前所建,產權人為李某,該房的土地使用權證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所發(1989年頒發)。

婚后因李某賭博,影響夫妻感情,1992年李某因賭博被勞教1年半,1995年又因賭博而盜竊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夫妻因此感情破裂,1999年,張某起訴離婚。在離婚訴訟中,庭審記錄顯示,張某同意位于上海市某區某街90號的系爭房屋A歸李某。在判決書中也表明在判決生效后張某攜女兒遷出房屋A。但在判決生效后,張某和女兒并未搬離系爭房屋A,戶口也未遷出,李某也同意兩人繼續居住于房屋A。李某2000年服刑結束后,也在該屋內居住。

2010年8月,系爭房屋A納入動遷范圍,動遷時張某、李某、女兒三人均為房屋A的實際使用人,三人戶口也在房屋A。2012年3月,產權人李某與上海某動遷實業有限公司(下稱公司)簽訂協議,就房屋A達成拆遷補償協議。協議主要內容是:①公司提供動遷配套房二套,總價850431元;②安置補償款項743175.46元,總計1593606元。在協商過程中,李某考慮張某和女兒為房屋使用人,同意其中一套動遷商品房的產權為妻子張某和女兒所有。

現妻子張某主張:自己和女兒的戶口一直放在房屋A,離婚后也未遷出仍居住于此。張某認為該房屋為夫妻共有財產,張某也是房屋A的共同所有人,要求獲得拆遷補償款中屬于自己的份額,并和女兒共同主張1000000元的拆遷補償款項。

法律解讀:

本案爭議焦點為房屋A是否為夫妻共有財產?非產權人是否可以基于戶口存放和實際居住為由主張權利?

通過此案,需要明確,處理夫妻共有糾紛的關鍵在于厘清夫妻共同財產和婚前人個財產的劃界。本案中,只要明確系爭房屋A是否為夫妻共同財產就能簡明的解決此次糾紛。首先,房屋A為李某婚前所建,產權登記人為李某;其次,李某與張某亦沒有關于房屋A共同共有的約定;再次,根據《婚姻法》和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系爭房屋A的產權不會因為李某與張某結婚或者張某的長期居住而轉換為夫妻共同財產。最后,得出結論,系爭房屋A為李某的婚前個人財產。所以在房屋A被拆遷后,李某為唯一被拆遷人,可依法取得房屋A拆遷所得的貨幣補償和安置房屋,即張某無權對房屋A的拆遷補償款主張權利。

此外,張某在離婚訴訟中也有明確表示放棄房屋A的產權,在已獲得一套安置房的情況下,仍主張索要1000000元的補償款。法院根據公平正義的法律精神和誠實守信的基本原則,不予支持張某的訴請是公正合理的。

案件結果:

法院審理查明,發放系爭房屋A的土地登記證時(1989年)李某與張某為夫妻關系,但房屋A為李某婚前所建,產權人為李某。又根據1999年的離婚判決中,張某已明示房屋A歸李某所有,因此認定雙方離婚后系爭房屋A為李某的個人財產。

李某作為房屋A的被拆遷人,根據《上海市城市房屋拆遷管理實施細則》的規定,李某可依法取得房屋A拆遷所得的貨幣補償款和安置房。另外,張謀與女兒在離婚后確實一直居住于系爭房屋A,為房屋的使用人。根據《細則》,李某有義務對張某和女兒進行合理的安置,并且也已經給張某和女兒一套房屋進行安置。綜上,不支持張某主張索要1000000元補償款的訴訟請求。

相關法條:

1.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

第十九條 婚姻法第十八條規定為夫妻一方所有的財產,不因婚姻關系的延續而轉化為夫妻共同財產。但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

2.《婚姻法》

第十八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為夫妻一方的財產:(1)一方的婚前財產;(2)一方因身體受到傷害獲得的醫療費、殘疾人生活補助費等費用;(3)遺囑或贈與合同中確定只歸夫或妻一方的財產;(4)一方專用的生活用品;(5)其他應當歸一方的財產。

?


上海專業房產律師咨詢:

? 電話:021-66600017?

? 微信號:13501605043)




Copyright ©2005 - 2013 上海陳明律師事務所
犀牛云提供云計算服務
X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展開
色午夜日本高清视频_手机看片AⅤ永久免费_手机在线看永久AV片免费